Fay

【苏靖】你再瞒我试试看(揣包) 上

江左梅瓜:

ABO插件有


揣包日常?


就是想看宗主甜宠景琰(摊手


然而景琰宝宝发现 你竟然又在骗我!


宝宝揣着包子呢 宗主你再作妖试试看?








隆冬时节,大雪翻飞。殿外的红梅尚未全开,在呼啸的寒风中与雪拥眠。
寝殿内,炉中兽金炭燃着的微响在冬日清晨显得格外清晰。层层叠叠的帷幕遮去了本就不甚明亮的熙微晨光,床榻上的身影依偎着睡得深沉,均匀的呼吸声莫名的温暖安心。

感受到怀中人微微扭动着身子不安地呻吟了一声,这一向浅眠的梅长苏立时清醒了过来,轻轻揽住萧景琰浑圆的腰身帮他翻了个身,又给他掖了掖被子。由于姿势的改变感觉到些许冷意的萧景琰下意识地往他怀里缩了缩,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又沉沉睡去。

看着自家坤泽耿直可爱的样子,梅长苏忍俊不禁,小心的在萧景琰脸颊上落下一吻,左手穿过他的小臂轻抚上他日益隆起的腹部,轻轻地在腹底按摩以缓解怀中人的不适。突然,掌下的暖软微微一动,似是回应父亲温柔的抚摸,梅长苏不禁笑得更深。不想有人却为此遭罪。

“…嗯…疼…”萧景琰下意识的收拢五指,额上冒出丝丝冷汗,连呼吸都变得粗重。
“景琰,别怕,我在这里。”梅长苏在他耳边温柔的安慰,细心地为他擦去冷汗,同时小心地释放出袭袭梅香安抚着孕期不安的坤泽。

萧景琰被熟悉安心的信息素包裹,挣扎了片刻后又熟睡过去。

梅长苏用胸膛贴紧怀中人的后背,将萧景琰整个拥入怀中。


萧景琰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腹中的小家伙调皮地踢了他一脚,疼得他皱了皱眉,然而嘴角扬起的弧度却藏不住。
“真调皮,睡饱了还不消停?”
吃力地撑起酸痛的腰身,萧景琰倚着床柱微喘。
八个月的身子日益沉重,特别是这几日,更是小腹酸胀得下不来床。
“陛下可是要起身?”殿外的青萝听到殿内的动静,想着该是陛下醒了,于是捧着大裘进来,轻声问道。
“嗯,躺了几天了,总该下来走走。帝君呢?”
“…帝君…在武英殿…议事。”
青萝一句话说得犹犹豫豫,萧景琰心中顿时一沉。
“随朕去武英殿。”一向温和待人的陛下突然阴沉着脸厉声下令,饶是自萧景琰登基起就开始侍奉的青萝也有些冷汗直冒。
“是。”
青萝看萧景琰身子沉重本想上前去扶他一把,谁知他却像是赌气似的不动声色地拂开了她的手,撑着沉重的身子吃力地起身,稍微缓了缓调整好呼吸便快步走出寝殿,惊得青萝一身冷汗。
“陛下,外面凉!您小心身子!”


武英殿内的炭火即将燃尽,炉内的余烬只残星星点点的火光。
殿内梅长苏正与蒙挚,列战英等人在行军作战图前商讨应敌之策。
“此次大渝卷土重来,多半是…”

“帝君时时为大梁社稷忧心,实在叫朕欣慰,不知帝君可否容朕也听听你的真知灼见!?”
未等梅长苏说完,冒着漫天大雪赶来的萧景琰便厉声打断,一句话里裹挟着更甚风雪的寒意。他又瞒他。
许是一路上走得太急,又只披了一件大裘未着挡风的外袍,萧景琰质问完只觉腹中隐隐坠痛,双腿也微微颤抖,几乎站立不住,只得用右手撑住门框才堪堪稳住身影不至于软倒在地。

“景琰?!”
看到武英殿门口的萧景琰双目圆瞪眼眶泛红,梅长苏顿时慌了神,他快步走到萧景琰身侧,一手揽住他的腰,另一手扶住他的小臂,以便分散他腰身的沉重。
刚才离的远那阵阵暗香还不甚明显,如今紧贴着这人,梅长苏分明地感受到了萧景琰的信息素不受控制的溢出,昔日高傲冷冽的修竹沉香此时携着沉怒和深入骨髓的慌乱刺激着梅长苏的神经。已经被落印的坤泽与落印的乾元便有如一体,能够感知到对方的情绪,痛他所痛,伤他所伤。
直至此刻,梅长苏才真正体会到萧景琰心中深埋许久的那些从不敢暴露在他面前的情绪。他害怕。害怕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再次失去他,然后只能一个人用力挺直了脊背,活成一棵挺拔的竹。空心的竹。

萧景琰本想推开梅长苏,但无奈腹中的孩子实在闹得厉害,于是只能咬紧了牙默默忍着痛,将一部分重量放在梅长苏身上,想着过了这阵痛再质问于他。
谁知只一分神的工夫,梅长苏便遣散了众人,转眼殿内只余他们二人。

“哼…帝君倒是…动作快得很…怎么…朕听不得你们议事了吗?”
明明难受得厉害却一点儿都不肯示弱,看着半个身子都倚在自己身上都人一双鹿眼泛着水光,梅长苏知道景琰实在是委屈坏了,于是连忙笑着哄道:“听得听得,只要我们景琰想听,为夫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这里风大,我们有话进去坐着好好说,好不好?”
眼前人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笑得弯成了月牙,纵使萧景琰心中再委屈,一见他这个样子也狠不下心朝他发火。


“怎么样?还难受吗?”
梅长苏将萧景琰环在怀中,一手给他打着圈按摩酸胀的腹底,一手温柔地揉捏着他的腰。怀中的人闭着眼点了点头,手却下意识地抓着他衣袖的一角,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现在可以说了吗?”
萧景琰圆睁着一双鹿眼望着他,眸中氤氲着水色,望得梅长苏心里一阵稣麻,忍不住轻轻吻了吻怀中人。
“也没什么要紧的事,你就安心养身子,一切有我,嗯?”
梅长苏一副确实如此理所当然的样子,让萧景琰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噌的一下烧成熊熊烈火。
“我适才都听到了什么大渝卷土重来,你还想着蒙我!你当我是傻子吗?!你总想着瞒我,难道我在你心中真的如此脆弱甚至不堪一击吗?!”
萧景琰卯着劲儿一口气发泄了出来,激动得眼眶通红。

他被他瞒怕了。




评论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