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y

【楼诚现代au】最后等你的人是我

苏合泽绍:

今天重温双毒那场经典戏,弹幕上到处都是剧透,幼儿园般长官互怼戏码,真的好好玩啊。

所以,写一个王天风是前任的梗。不能接受的朋友们请不要点开!!!预警!预警!预警!



-------------------------------

在明台不可胜数的作死记录中,曾有过这样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明家大宅昂贵的真皮沙发上,他侧躺着看杂志,旁边是他正襟危坐看报纸的大哥。

小明翻着翻着杂志,突然间福至心灵。

“大哥?你跟我老师当年为什么分手啊?”

明楼翻报纸的手一顿。

阿诚端着新切好的西瓜从厨房走过来,面上带着春风般和煦的微笑。:)

明楼使劲给小明使眼色,想让他在作死的路上减减速。

“我们学校一直流传着‘双毒’的传说呢,据说当时双毒是黄金搭档,横扫全国各种大赛奖项。到现在你们俩的记录还没有人能破呢!”

“是呀,当时你大哥和你老师真是风光无限。”阿诚把西瓜放在茶几上,还特意递了一块给明楼。

“吃西瓜,这块甜。”

明楼受宠若惊,仔细观察阿诚,确定阿诚没有生气的意思,舒了一口气。

“都是多少年前的旧事了,提他干什么。”明楼大口吃西瓜,觉得确实挺甜,阿诚挑西瓜的手艺是一绝。

“那,你们到底为什么分手啊?”明台观察阿诚哥还保持着常态,暗搓搓用力作大死。

“小孩子家家的管那么多干什么!”明楼皱眉,起身就走。

明台不敢再问,又实在觉得心里痒痒,豁出去拉住明诚的袖子。

“阿诚哥啊,我知道你最大度了。反正现在都过去这么久了,你就告诉我大哥和我老师为什么分手吧~不然我憋的慌~”

阿诚不动声色的拂掉明台的手。

“可是我也不知道啊。”

“……那你就不想知道吗?阿诚哥你要是问,大哥肯定能告诉你的。你看看,你连你恋人和他前任怎么分手的都不知道,这不合格呀!”明台哀叹。

“可是我真的不想知道。”阿诚耸耸肩。

明台拜倒。

“阿诚哥,你心胸也太宽广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明诚吃完饭回了书房,翻箱倒柜的找出来学生时代的画集。

画里的内容什么都有,花花草草,明家明台明镜,好哥们梁萌萌,连堂哥家养的拉布拉多都有几张。

成沓的画稿,却找不到一丝明楼的影子。

明诚出了好一会儿神,才又把画稿收起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老师说要来家访。”

明台说完这句话以后,感觉空气都要凝固了。

明诚转头看明楼,明楼转头看明诚,两个人面面相觑,都在猜对方的心思。

“咳。他要什么时候来?”明楼轻咳了一下。

“这,这周末。”明台战战兢兢。

“我那天应该没时间,要不,阿诚你在家接待一下?”明楼小心翼翼的征求明诚的意见。

“你周末能有什么要紧的事?很多年没见了,大家都是老相识,聚一聚呗。”明诚无所谓的说道,面上神色自若,仿佛要见的真的只是一个阔别多年的老同学。

“这个。。。行,那就听你的。”明楼点点头,心里犯嘀咕,阿诚果然心胸宽广。转念又觉得阿诚这么坦然,自己这躲躲闪闪的反而像是真有什么的似的,实在没必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天风到的时候,是明楼亲自去给开的门。

“哟,这不是明大少爷嘛。好久不见。”王天风门口就阴阳怪气的哼起来。

“这么久没见,疯子你这嫉富如仇的性子还没改呢?”

“是呀,这世道人心变得快。我这人就是认死理,不容易变。”

明台扶额,两人在门口说了一段相声,才假模假样的互相请让着进了门。

明台领着王天风到处参观一下,逛着逛着就逛到了明楼自己打理的,好吧,是阿诚帮着打理的小花园。

“你大哥这喜欢养花养草的习惯还真是改不了。”王天风嗤之以鼻。

“我大哥以前也喜欢?这片园子多半都是阿诚哥在打理。”明台惊奇。

“是呀,可不喜欢嘛,都养到床上了。”王天风啧啧了两声,明台不明所以,脑补了一下自己大哥晚上抱着花盆睡的情形,顿时觉得一股恶寒。大哥重口味啊。。。

“养点花草,怡情养性。不像某些人,天天火药味那么浓,疯疯癫癫的。”明楼去酒库拿酒出来,听见王天风和明台的对话,忍不住回嘴。

王天风从鼻子里哼一声出来,懒得再理明楼。

饭桌上的气氛依旧诡异。明楼跟王天风就像两个幼儿园小朋友,要么同时夹中同一块肉片,吵的不亦乐乎,要么就给对方拼命夹对方不喜欢吃的菜,总之处处作对,火药味能熏死人,两个人唇枪舌剑的,别人都搭不上话,针尖对麦芒,气氛剑拔弩张……只是吧,这剑拔弩张的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默契。

阿诚低着头沉默的吃饭,明台看看那两个人,再看看在一旁默默吃饭的阿诚哥,心里头突然产生了一点愧疚感,那个,好像不应该答应让老师来家访的哈。。。

这下子,会不会害大哥跟阿诚哥吵架啊?明台开始心虚。

结果,一直到晚上王天风离开,阿诚都没有什么异常。晚饭还特意问了明楼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明楼说要吃点好吃的,以补偿自己今天被王天风刺激到的心肝脾肺肾。

明台三番两次欲言又止,特别想问问阿诚哥咋能这么淡定,又怕自己成了导火索。张嘴又闭上,终于是把阿诚逗乐了。

“你是火烧屁股了还是怎么了?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想问什么就快问!”

“嘿嘿,阿诚哥,什么都瞒不过你。”明台不好意思的笑,四周看看没有明楼的身影,又压低声音说道:“阿诚哥,你中午都看见了吧?你觉不觉得我大哥,跟我老师在一起的时候,有种特别的画风?”

“嗯,大概是英雄惺惺相惜吧。”阿诚点点头。

“那,你就不担心他们俩之间再有点什么?”

阿诚“噗嗤”一声笑出来,戳了戳明台的脑袋。

“你这么编排你大哥和你老师,这要让他们知道了,啧啧啧~”

“别别别,我这不是心里更向着阿诚哥你嘛~”明台讨好的笑笑。

阿诚把左手伸到明台眼前晃了晃,又指指自己的戒指“看见了吗?我现在是你大哥的合法配偶。你觉得以你大哥的为人,他能出轨?还是说,你觉得以你老师的人品,他能勾搭你大哥出轨?”

明台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明诚沉默了一下,随即笑了笑。“他们俩不合适,不是吗?咱俩能看明白的事情,他们自然也能看明白。”

明台还是觉得他阿诚哥真的很牛x了,能够好脾气的说这么多,能够对待配偶如此信任。

“阿诚哥,我还没问过你,你什么时候喜欢上大哥的呀?”

明诚把晚上要吃的蔬菜扔进水槽,挽起袖子准备洗菜。

“我不记得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晚上明诚回到房里,明楼正在书架前面找书。眯着眼睛看了半天也想不起来在哪,只得求救的看向阿诚。

“我这记性真是越发的差了。还烦请阿诚先生伸伸援手。”

明诚眼睛都不抬一下,随手一指。

“第三层第五本。”

明楼开开心心的去找,果然找到。阿诚打开衣柜找东西,嘴里嘟囔着,“上了年纪很多事情想不起来,我看你年轻时候的事情也不知道还记得多少?”

明楼心里一咯噔,听出来这是不高兴了。

“虽然忘记了很多事情,但阿诚在我身边长大的过程我还都记得的。”明楼走到阿诚旁边。安抚似的拍了拍阿诚的肩。

“除了这个,还记得什么?”明诚转过头来看他,神情严肃,跟他上学时发考试卷子的老师如出一辙。

明楼忍不住笑出来。“什么也不记得了,什么也不记得了。只记得阿诚。”

明诚翻了个白眼,“睁着眼睛说瞎话!”

明楼莞尔一笑,“只要阿诚想听。”

“真是越老越不害臊。”阿诚唇边有了笑意,明楼见状放下心来。

“不过疯子这两年感觉确实沧桑了不少。”阿诚一边准备两个人明天的着装,一边跟明楼主动提起王天风。

“疯子这人啊,太要强。学术界里水也不浅,苦头嘛多多少少都要吃一些。”明楼重新坐回书桌前,随手翻开找到的书。

“当年啊他可真是意气风发,跟你一起走在校园里,校园都亮了好几个色调。”明诚突然来这么一句,尽管他掩藏的很好,明楼还是从中捕捉到了一丝黯然。

明楼不知道该说什么,“阿诚。。。对不起,我当时。。。”

明诚摇摇头,打断他,“没关系,就算他是先来的又怎么样?毕竟,最后等到你的人是我。”

明楼站起来,身上的真丝睡衣还有没展平的褶子,脚上的拖鞋是阿诚亲自置办的舒适款。眉眼已经是成熟以后的明楼眉眼,举手投足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锐不可当的少年精英,这一切成熟之后的,更加真实的明楼,确确实实只属于明诚一个人。

明诚有些得意的笑起来,“I am the winner.”

明楼真心实意的点点头,又指了指自己,“那么,快点把你的战利品纳入怀中,检查一下吧。”

明诚笑着摇头,“才不是呢,你不是我的战利品。”

明诚跟明楼对视,眼神温柔而专注。

“你是我的冲锋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实,明诚也有很多事他没有告诉过明楼,其实他谁也没告诉过。

他开始喜欢明楼的时候太早,这是早熟而敏感带来的情感处理方式。

他早些年画过许多明楼,醒着的,睡着的,笑着的,忧愁的,甚至撒谎时的神态,讲大话时的小动作,明诚都一一画下来。

这些是别人看不懂的明楼,但他全都能看懂。

他以为他自己是唯一懂得明楼的,直到他看见王天风。

明诚瞬间看到了残酷的命运,多么悲哀,竟然有跟明楼如此相似的人,因为相似,所以轻而易举懂得。

阿诚从那天起焚去所有关于明楼的画稿,之后动身前往巴黎进修,再到伏龙芝交换。从此脱胎换骨。

其实从他看见王天风第一眼起,他就知道最后他一定会赢。

因为,明诚知道没有谁会像自己一样,敢拿整个一生和一生的全部去等。

王天风能当明楼并肩的战友,他明诚也能当。但王天风当不了明楼添衣加饭的助手,可是他明诚能当。

他尊重王天风的感情,他知道如果有如果,王天风可以为明楼死,却不能跟明楼一起生活。

这是为什么最终王天风跟明楼成为的是惺惺相惜的朋友。

而明诚,他能为了明楼或柔或刚,他能做刀剑,也能做光影。无所顾忌,无所保留。因此最后他能留在明楼身边。

至少,阿诚是这么觉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但是,明楼不是这么觉得。

他说他之所以爱上明诚,是因为,明诚是他缺失的那一部分,他拥有了,才觉生命完整。

他可以遇见很多个志趣相投,才智相当的人,但阿诚只有一个,他所缺失的也仅仅是阿诚那一部分而已。

说白了,旁人是他肤上衣,阿诚是他肉中骨。






注:深夜了,大脑当机。不知道写了些什么。
开头起了很久了,今夜就给补全。
思绪庞杂,逻辑混乱和无趣处敬请见谅。
晚安,让爱开路,让情搭桥。










评论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