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y

〖东凯〗久久

谁的星光点亮海洋:

相信今天春晚结束以后得他们,一定会有一个特别温暖的团聚,有一个最美好的大年夜。


我是真的觉得小爷的名字不能用来上幼儿园啊2333所以我给他换了个新名字,可能不好听,但是为了剧情需要嘛哈哈哈。
新的一年,继续无条件爱着两个人。
希望所有人跟我一样。笔芯。








已经是大年三十了,冷空气再次席卷京城,最近北风刮得格外厉害,在家里都可以清晰地听见风往玻璃上拍的“呼呼”声。室内的地暖供应格外好,恒温25度仿佛在春暖花开的人间四月天。可饶是这样,一月的北京毕竟是三九严寒之时,屋里再暖和也架不住喜欢踢被子的王凯早晨被冻醒。




不过他这冻醒也纯属活该,谁让他半夜嫌热把被子踢的一点都不剩,清晨的时候就只能嫌冷往身边人怀里滚。



靳东对这一举动无奈又满足。原先他总是会在半夜自动醒过来替王凯盖被子,可不管他盖几次王凯早上依旧是被冻醒的,多动症一样欠揍。可他又实在太喜欢这种满满的依赖感,冻得不得了了也不愿意自己动手扯扯被子,总是习惯性一滚就滚去靳东怀里。要不然就使劲抢靳东的那半条被子,非得把人挤出被窝才算完,要不然就紧紧抱住靳东的腰不撒手,汲取身边爱人火热的温度。




在年三十这天早上,靳东又被滚进他怀里的王凯软软的头毛蹭醒。他拿自己的额头蹭怀抱里小爱人的紧闭的大眼睛,蹭他高挺的鼻梁,然后换了自己的双唇去亲吻。一个一个轻柔的吻,像小雪花一样落在王凯的眼皮上。




睡梦中的王凯,听到自己的心田里,一阵一阵悸动的颤音。




“起床啦,我的小宝贝。”靳东一手揽着他的腰,一手伸到他的背后轻抚他的背脊,“起来吃早饭,等会你还得去台里呢,下午不是有倒计时直播吗,再睡你可就得饿肚子了。”亲亲他的眼睛,王凯满足地张开了双眼。




“早安啊,除夕快乐,亲爱的。”






王凯叼着牙刷跟在忙忙碌碌做早饭的靳东身后,荷包蛋煎的金黄,面包片是商场买回来的切片面包,松松软软,再抹上花生酱……王凯吐掉嘴里的泡沫,两口漱口水吐出来,啊呜一口咬掉了一大半。




“哥你今天干嘛啊?等我回来吃饭好不好?要不要包饺子啊?”




靳东看着王凯嘴巴里的一大坨,讲个话还往外喷面包渣,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喝两口牛奶,咽下去再说话,也不怕噎着。”




王凯也确实被填进嘴里过多的食物给噎着了,忙叨叨地咽下两口牛奶,抚着自己的胸口顺气。嘴角一圈牛奶沫,白生生要坠不坠。靳东立刻就觉着身下一阵燥热,干咳了一声,连忙把头扭开。




“那,那什么……晚上包饺子吧,我等你回来吃饭。嗯,包韭菜陷的吧,按照我们老家的习俗,包几个带钱的,谁吃到来年财源滚滚。等会我去找几个干净的硬币,一块的不行,太厚了,我看看还能不能找到一分的。你大概几点结束告诉我一声,保证你回来就能吃到热腾腾的饺子。好不好?”




王凯圆圆的大眼睛立刻就弯了起来,看着靳东拼命点头。两个人一路从厨房腻歪到门口,苗苗的车来接,两个人照例分享了一个牛奶味道的告别吻。




靳东看着王凯换鞋,慢慢悠悠跟他说,“等会,我去把小爷接过来,今晚我们三个一起过年。”




话音还没落,蹲着系鞋带的人直接被自己的鞋带绊住了,往前一扑差点要摔倒。靳东慌忙伸手去扶。还没等他问一句摔着了没,一脸无措的小孩已经紧张兮兮地揪着手指看着他开了口。




“哥你怎么不早说,怎么突然要把小爷接过来了,我什么都没准备怎么办啊,现在还来不来得及去买东西啊,他喜欢什么啊,变形金刚小火车还是手枪,要不乐高吧,小孩子现在都喜欢拼积木的。那个那个我记得冰箱里有前两天刚买的奶黄包,小猪样子的那个,他应该会喜欢。家里还有,还有鸡翅好像,要不咱不吃饺子了,做个可乐鸡翅吧怎么样。还有你把他接过来了,那你爸妈能同意吗,还有那个,他妈妈肯定不愿意他跟着我们过年吧…………”话音蓦地就低了下去,刚开始亮晶晶的眼睛也一点点黯淡下去,头也越来越往下低。




靳东一阵心疼,把王凯抱进怀里,贴着白嫩嫩的耳朵安慰。“你别想这么多,我有数。他也没这么娇气。过年不吃饺子吃什么。再说了,平常你买给他的玩具还少吗。”




“那不一样……”王凯挣扎着要从靳东怀里出来。这是个正式的话题,怎么能随便就过去了。




靳东使了力气按住王凯的后颈,不让他从自己怀里脱出去。“不准紧张。相信我,好好表演,他会跟我们过一个特别快乐的新年。我带他看你的节目,带着他,等你回家。”




王凯身子在靳东怀里软下来,脑袋埋在男人肩窝里蹭啊蹭,我相信你啊,可是,你要带着小爷看我的节目啊。



我得多紧张啊。








靳东动用了一大堆的关系,把王凯的节目安排在顶前面。可一连串的采访全部完成,从央视火热的除夕气氛中抽身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快要十点的光景了。半小时前节目结束他就收到了靳东的微信,让他不着急,慢慢回来,注意安全。儿子睡了一下午现在特精神。等着你吃饺子。




他握着手机的手都有点颤抖。站到家门口了发现自己更紧张了,努力拍打着大衣上可能沾染上的寒意湿气还有炮竹的火药味,手抖了两次才把钥匙插进自家大门的锁孔里。




他开门进去,靳东正好从厨房里端了一盘饺子出来,看到他进来就冲他弯起了好看的不得了的一字笑。洗的发旧的居家服,粘上了油点的围裙,塌下来的头发,不带妆的脸庞,整个人充斥着满满的烟火气。王凯看着他,有点愣。




这么好的男人真的是属于我的吗?还没等他矫情起来认真问一问自己,靳东已经走过来替他脱下了他泛着冷气的大衣。靳东拍了他的脑袋一下,“小傻子发什么呆呢,快去洗手,去陪小爷玩一会吧,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刚转身要走又调回来,抱着他的脑袋在唇上狠狠亲了一口,“今晚特别棒!”




王凯看着靳东的背影消失在厨房中,慢吞吞地绕过玄关走进客厅。




电视里喧闹的舞台,还依然在传递着四海八方的祥和喜悦歌舞升平。




自家的沙发上站着一个小小的孩子,圆圆黑黑的大眼睛看着他,一眨不眨。




那么像靳东的小孩子。




那么像靳东的那双眼睛。




看着他,眼睛里,全是爱。





他搓了搓手,小心翼翼向着小爷走过去,轻轻在小孩子身前蹲下来。




“新年快乐呀,小爷。”




小孩看了他几秒,咯咯咯地笑起来,颤颤巍巍在沙发上走了两步,费劲地举起沙发角上摆着的一只比他整个身子都宽的鸡宝宝公仔,用力往王凯怀里塞。




看王凯抱住了这只小鸡仔,又仔细思考了一下也挤进王凯怀里的可能性之后,两条胳膊环住王凯的脖子,用尽全身力气,把自己,摔进了王凯的怀抱。




王凯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道一扑,差点摔在地板上。他有点狼狈的费劲站起来,一手拖着小爷的小屁股,一手抱着一只表情冷漠的鸡崽子。




然后,他收货了一个甜甜的亲吻。




和小孩子软糯糯地口齿不清的声音:




“新年快乐,凯爸爸。”





王凯抱着小爷玩了会举高高,拿了水瓶给他喝水,挂着红红的眼圈进厨房找靳东。




靳东一看他就知道这人哭过了,还有心打趣一下他,“怎么,小爷叫你爸爸了特别感动是吧。”




王凯瞪了他一眼,伸手在靳东腰间狠命戳了一记,靳东疼地“嗷”了一嗓子,委委屈屈地转过头去不理他。




“我跟你说正事啊哥,你都跟小爷说什么了,他居然……居然叫我爸爸……而且你这样把小爷接过来,家里那边……能同意吗……”




“干嘛,叫你爸爸你还不愿意啊。”




“我当然愿意啊!天知道我多想让他叫我爸爸……可是……可是我就是担心……”




靳东叹口气,他自然知道王凯担心什么,面对他们这段感情,那么难,那么苦,他都从没退缩过,可就是一提到孩子,他就立刻特别紧张,全身所有的神经都立刻开始进入戒备状态。




都是放在心尖尖上疼的人啊。





靳东把最后一盘饺子下进锅里,漏勺递给王凯让他看着点水开。




揉揉他的脑袋,“你别担心这些事,我跟她,都有数,这段关系走到哪一步走到什么时候,大家心里都有谱。我尽我能力给她更多一点补偿,她也没权利干涉我的生活。爸妈经历过多少事了,有些事,他们不想管。别闹的太难看,他们不会说什么的。再说,小爷喜欢你,你还看不出来啊。刚才你的节目一出来,他都快跳到天上去了。他会慢慢习惯的,他那么懂事,你也是。怕什么呢。”




王凯被他这么一说,心立刻就安下来了。怕什么呢,天塌下来咱们一起顶就是了。




“不过那个。我有个新年任务交给你。你给小爷,起个小名吧。”




王凯一愣,漏勺咣叽一声砸进了锅里。




“嘿嘿你这是干嘛呢,等会我饺子都破了怎么办,一锅片儿汤我可不喝啊我跟你说。”靳东慌忙上来抢救他的漏勺跟饺子。




王凯明显还没回过神来。“靳东你别瞎胡闹好吗,小爷名字叫的好好的,我有什么权利给他改。”




靳东又好气又好笑,“刚跟你说半天都白说是吧,你给他起个名字怎么啦,就让你起个小名,你怎么就没资格了,起,给我好好起。”




这边没好气地回着,看到王凯嘴巴撅起来了立刻就怂了,抚着王凯肩膀拍哄他,“那个啥,你看,小爷要上幼儿园了吧,不能让人家小朋友都管他叫小爷吧,对吧,这,不能让人家觉得咱占人家便宜是吧。”




靳东语气委屈,说的好像又挺有道理,王凯想起今天胡歌说他原来做小弟的时候跟人家大哥说你以后就叫我胡哥吧哈哈哈哈哈的话,“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说的有点道理。那,那我就起了啊。”




“起,必须你起,给起个有意义点的啊。”靳东看王凯同意了,终于是放心下来了。这大过年的,再把人给惹着了可不好办。




“嗯……我想想……叫,叫久久吧……”




“九九?这是什么梗啊,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让他永远记得自个是山东人?”




“不是九月九的九,是长久的久……”




久久,是与你牵手,前路长长久久,再无遗憾可回头的久久啊。






久久……




靳东愣在王凯取的这个名字里。




厨房门口传来“咔嗒咔嗒”的脚步声,靳东回头去看,久久小同学正扶着门框站在门口,转着大眼睛往厨房里瞧。




“饿了……”小孩嘴巴微微嘟起,有点委屈。




王凯一愣,抬头就要骂靳东,“这么晚了都没吃饭呢,你还在这跟我废话,把孩子饿坏了怎么办!”




靳东也是一愣,急忙为自己辩解,“不是,他晚上吃过了呀,我们吃韭菜馅的,小孩子胃不好不能吃太多韭菜,我拿虾茸剁碎了给他包的呀。”




“凯爸爸,次饺几……”胖乎乎的小手举起来,靳东和王凯才看见,小肉手里紧紧抓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元宝,费力地踮起脚想要往王凯嘴边凑。




“嘿你这小子,光给你凯爸爸吃,怎么不给我也拿一个呢。凯凯快吃吧,我每个饺子里都包了一个大虾仁,可大了。我今天还去买了鱼头跟豆腐,明天我们炖汤,再配一点小白菜,又有营养又有彩头!”靳东絮絮叨叨畅想明天的菜谱,王凯蹲下身子咬住了送到嘴边的饺子,温温的正好入口。




这才是,家的幸福吧。





“唔……”王凯被什么东西咯了牙。




手心里铺着一个亮晶晶的一分硬币。久久的眼睛立刻就亮了,高兴地直蹦哒,硬币是好彩头,北方人过年都盼着吃饺子吃到钱,小孩子看到了更是开心。




“哎呀,这第一个饺子就吃到钱了呀。这寓意太好了,凯凯明年肯定事业会更好的。”靳东把儿子抱进怀里,按着他的小脑袋给王凯鞠了一躬,“我们爷俩明年就靠王凯老师养活了,王凯老师可一定要记得多给我们买点好吃的啊哈哈哈哈哈。”




王凯看着面前一大一小,眼圈又要红了。他弯下腰,平视小爷的眼睛。




“小爷,我给你取了一个新名字。叫久久,长长久久的久久,你喜不喜欢?”他的大手捉住小孩的小手,一笔一划的在手心里这字。




三笔,每一笔都想要深深的刻进心里,刻进生命里。




小孩懵懵懂懂,他并不懂“久久”两个字所包含的意义。他看着两个爸爸期待又好看的眼睛,认认真真点了头。




王凯红着眼睛笑起来,把久久抱上膝头,双臂环着他轻轻摇晃身体。




“谢谢你,我的小王子。”







靳东把两个宝贝都拥进怀里。左边亲亲儿子的额头,右边蹭蹭爱人的脸颊。




久久睡着了,轻浅的呼吸打在王凯的心脏。




电视机里传来敲钟的倒计时。




五光十色的烟花在天边炸裂,在室内投下一地碎光样的霓虹。




新年到了呀。







又是一个新年了。我们还有那么长的时光要一起走下去。




前路长长久久,愿有岁月可回首,再无遗憾可回头。




你好呀,久久。




你好呀,未来。





END~










已经是除夕了呀,就提前祝大家大年夜快乐,鸡年大吉!
我们家的习俗就是包饺子要包钱,八个一分的,吃到了新的一年就是财源滚滚。
新年要吃年糕,可以节节高。要吃豆腐,因为“都富”。要吃鱼,是“年年有余”。家里要有白菜,可以“摆财”。
所以把这些彩头都加进了文章里,希望东哥跟凯凯的春节可以过的特别美好,鸡年一整年都顺顺利利!
再祝大家万事如意!阖家幸福!

评论

热度(121)

  1. Fay谁的星光点亮海洋 转载了此文字